清远市纯典时代文化有限公司

清远市纯典时代文化有限公司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读者故事---奶奶的墙角

2018-09-10 09:09:45 清远市纯典时代文化有限公司 阅读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 星河不问过路鱼


1


大大的城市,小小的我们,缓缓地脚步,慢慢地走……


城南街角有一所小小的房子,横亘在齐整街头的拐角。


颓圮的泥墙,屋顶残破的青瓦经年太久,表层长满了暗绿色的青苔,屋顶的檐墙上不知什么时候爬上去的几株墙头草,在早秋的微风里不时的摇曳。


小屋的烟囱里冒着缕缕炊烟,落日的余晖洒在小屋的窗子上、屋顶上,在晚霞的映衬下本来很破败的小房子竟显得别有一番韵致。


不一会儿,小屋里走出来一个佝偻着腰,头发满是花白的老奶奶,布满皱纹的苍老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枯槁的手里拎着一只半旧墨绿色的折叠木制小板凳,穿着一件藏青色的老式扣套衣,小小的人像是被整个包在大外套里面。


一双小三寸金莲的脚上套着一双似乎不太合脚的自制手工布鞋,步履蹒跚的沿着台阶一步一步的缓缓往下移动,迈着小小的步子终于慢慢的走到台阶下,心满意足的打开小凳子,靠着下面一面撒着满满阳光的颓圮的泥巴墙,放下小板凳,缓缓地靠墙坐着。


她微盍着眼,嘴巴里面默念着什么,干燥的嘴唇不时的颤动一下,时而微微紧闭着眼睛,像是想到什么痛苦的事情,手里拿着一串禅棕色的佛珠,加快的拨动着珠子。


羸弱的身影在夕阳下显得格外单薄,夕阳一点一点的落下去,墙上的阳光也越来越少,等到最后一点阳光沉沉的跌落下去,老人又缓缓地拿起小凳子,慢慢的折回小屋里面。


很久以来,老人总会在这个时候搬着小凳子在台阶下的墙边坐半小时,等太阳完全落下去的时候再回去。


640.webp (7).jpg


2


小时候每次放学回家都可以看到她孤零零的在门口,要么就是在夕阳半昏未昏之际静静地坐着,要么就是在冷风中裹着厚厚的衣服,蹒跚的走回小屋里。


有时候一个人回家会觉得老奶奶这样坐着一定很好玩,就凑到她旁边,奶奶总是用一双慈爱的眼睛看看我,然后用空闲出来的粗糙的手掌摸摸我的手,对我微微点点头,说:“来,丫头,坐这儿,向阳着呢”,然后又慢慢阖上眼,就那样静静的坐着。


我在旁边偷偷的窥测着她绷直的脸时,总觉得老奶奶似乎显得很痛苦。不过自己坐着坐着,觉得很无聊就溜溜的跑回家。


我不理解这个奶奶为什么要每天都要这样去外面坐半个小时,这样一点都不好玩啊,跑去问妈妈的时候,她总是意味深长的对我说,“这都是命,是她欠的”。


小时候不懂什么叫“是她欠的命”,不过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怎么喜欢这个老奶奶,因为有次我在奶奶家附近的玩的时候听到过“这么多年了,她的罪也应该够了”,另一个说“活生生的两个人啊,就那么没了,就她这个老东西还这么活着”。


我不懂她们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她们似乎在说那个老奶奶,回过头看的时候,老奶奶在夕阳下的身影好像皱缩成小小的一团,咬紧的牙关似乎整个人都在颤栗。


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老奶奶在那一瞬间很无助,就像是老屋墙上随着微风飘摇的小草,只能在凛冽的风中无助的摇曳。


640.webp (8).jpg


3


后来的后来,我知道了这个故事:


她年轻的时候,是个过于强势的女子,个性十分强硬,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泼辣,十里八村都晓得她是个厉害婆娘。


她嫁过来不多几年,丈夫便撒手人寰,除了欠的一屁股债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丈夫几乎什么也没留下。大抵也是因为此,孤儿寡母,她要拉扯两个孩子长大,还被债主追的连家门都不敢开,经年历月才使得她变成这种强硬的性格吧。


也是亏得她这种性格,在饥荒、病灾那么严重的年代,她还是妥妥的将两个孩子抚育长大。并都分别成了家,老大名唤月实,老二名唤月平,老太太不愿意两个儿子像其他家一样,长大以后弟兄分开来过,觉得长大后反倒断了兄弟情义,便要让他们安家在一处,同吃同住,她这个老太太也能继续照管着两个儿子。


通常会说“儿大了不由娘”,这句话倒在老太太这里不顶用。


她的俩个儿子,老大个性偏耿直,为人实诚些,虽是不着家的主儿,但对母亲的话那绝对是百依百顺,母亲说东一般不敢说西;二儿子偏机滑些,但对母亲的话还是相当畏惧的服从。


老大娶得是山里人的媳妇,是老大有次上山背粮食的时候,看上了山里老王家的四丫头,那时姑娘女娃不值钱,是用一袋子白面换来的媳妇。


山里人不是什么大家大户,女儿却也养得乖乖巧巧的,性格文文弱弱的,唯有一点就是口吃,说话支支吾吾的老是说不明白,所以一直是寡言少语,几乎不怎么说话。


老太太虽说是很嫌弃这一点,怕影响到她将来的孙子,刚开始不同意,但无奈那个时候以他们那种小门小户的家室,也没得挑三拣四,况且,儿子已经把那大袋白面留下做定金了,再去要回来也说不过去,一来二去就也成了,老太太虽说心里不同意,但事已至此,也就生米煮成熟饭,便也就答应给他娶这家的女儿。


老二娶得媳妇是上队段队长家的女儿,就家境来说,也算是很不错的。老太太最高兴的一点是“队长家的女儿看上的是自己的儿子”,所以也不用掏太多彩礼钱。


队长家本是不愿意的,奈何惜疼自己的宝贝女儿,女儿执意要嫁,家里拗不过,便同意了这桩婚事,而且怕自己女儿嫁过来受苦,补贴了一大笔嫁妆,风风光光的把女儿嫁了过来。


640.webp (9).jpg


4


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两个亲生儿子本就难说公平,不过儿子也就罢了,疼了偏了的,自己打着骂着也就没啥事,可再外加两个媳妇,毕竟都不是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的,打了骂了,偏了重了,都是说不清的理。


可这老太太强强硬硬风风火火的活了大半辈子,偏不信这个理,总是凭着自己以前遵奉的老理“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


对于儿子的媳妇,行的就是自己管儿子的那套作风,风风火火,一言不合就泼辣的数落自己的媳妇,说当年自己怎样怎样,现在的这些个小媳妇们越来越不像样,没有一点为人妻的样子……


老大的媳妇本就是不怎么说话,每次被她没来由的数落,总是涨红了脸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话,被她骂得厉害就豆大的泪珠生生的挂在脸上。


老太太这么看来,愈发骂的凶了,说“你是我们家一大袋面换来的媳妇,说说你还委屈了,才说你几句就哭,让外人瞧见还以为我这老太太一把年纪,倚老卖老的欺负你们做媳妇的呢,你叫叫大队的邻居评评理,我做婆婆的管教管教媳妇有啥错的”。


那时候邻里之间隔着小门矮墙的,邻居对门的就站在门口朝里面望,在门外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却是谁也不敢走进去劝劝,老太太的泼辣劲村里人有目共睹,你进去劝架没准扯着你一起骂,老大媳妇又羞愧又难过,却也只能在院子里默默听婆婆数落。


至于老二的媳妇,当年要嫁之前就知道自己虽说是真心喜欢他们家的老二这个人才嫁的,但这个婆婆的确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因此结婚之前就商量好,不要他们家出多少彩礼钱,多少意思意思就可以,但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跟老大分开过活,且老太太养在老大家里,赡养老人的费用老二定时定月的给出就好。


老太太当年虽说不满这个条件,明摆着嫌弃她这个老婆子嘛,但儿子当年真心想娶,而且队长家的千金还不用彩礼钱,也就同意了这条件。


这会子,老二媳妇也不敢过来劝架,要是过去了,婆婆长久以来没法管教她的气就全转移到自己身上了,因此也就默默窝在屋里面不出来。奈何老太太是强硬的主,愣是把媳妇说道的梨花带雨也大气不敢喘一声。


老大出去外面做生意,总是不着家的,回家了,老太太大概是人老了,也许是对这个儿媳妇的百般不满意,儿子回家总是说道媳妇的不是,说长道短,埋怨媳妇的百般过错。


老大是个孝顺孩子,不过倒也是愚孝罢了,表示自己孝顺的方式就是整掇整掇自己的妻子。


倒是可怜了小女人家的家里怯怯弱弱的,老有强势厉害的婆婆,丈夫又是倚靠不住的人,身边只带着一个女儿,才可以聊作慰藉,偏自己是个心里藏事的人,也不会给别人说,一来二去,憋屈的一身的毛病。


640.webp (10).jpg


5


有一日,这老大的媳妇觉得浑身不得劲,以前听家里有个偏方说在太阳下晒一半可以去去身上的阴气,就说想要在外面台阶上铺垫铺垫躺着晒晒太阳,身上的毛病大概会好一些。


便叫女儿在台阶上放了垫子,在外面晒晒太阳,谁成想还在外面呆着半个小时,婆婆就看不下去了,说“你一个妇道人家,就这么不知耻的躺在庭院里,况且我一个老人家还在这里忙忙乱乱的干事情,你做媳妇的倒是会躲清闲,还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躺下了,我倒要看看谁家有这个理”。


媳妇生着病,没力气起来应婆婆的话,便有气无力的说“婆婆,我这几日身子不舒服,我妈以前说在大太阳里暴晒暴晒能去掉身上的阴气,身体好得快一些,我今天在这晒晒,好了就去干活”。


婆婆一听就火冒三丈,说“你这么一说倒是我这个老太婆不讲理,逼着你一个病人干活了,我看你就是懒病犯了,什么阴气阳气的”。


媳妇本就气节生的病,被婆婆这么一说,更是委屈又难过,婆婆看她这个样子又是来气,便扯着她要起来,媳妇挣扎着起不来,女儿在旁边推着奶奶不让拉她母亲,谁知道婆婆没站稳,被小女孩这么一推,没有站稳,摔坐在了大院里。


婆婆这一摔可来气儿了,眼见墙里墙外都站着邻里,自己可不能就这么罢了,又是哭喊又是闹,说现在的媳妇是要造反了,母女联合起来趁儿子不在家欺负她一个糟老婆子。


媳妇这下又是难过又是羞愧,只是在旁边抽抽搭搭的哭,也不敢言喘。丈夫回了家,又听了母亲的话,对这可怜的女人又是拳脚相加,女人一肚子委屈无处诉说,只抱着女儿哭诉自己命苦。


可是,隔日,家里就出事了,女人和女儿都不见了,大早上起来婆婆要吃早饭,半天都不见媳妇出来,跑进房间找的时候,屋里没有一个人,婆婆絮絮叨叨的说这懒婆娘肯定又跑哪去躲清闲去了,在院里吼了两句也没人应,儿子早上又不在家,就没再找,以为是回了娘家。


晚上儿子回家去娘家看了看,说是没见过回来啊,这才开始有点慌了,搜寻人去找,不消半日,找到了,可是母女俩都已经死了,在废弃的柴房里吃了药,发现时已经没救了。


儿子知道这个事一时接受不了,回去告诉婆婆的时候,婆婆也瞬间就懵了,村里的人也默不作声,只是念在平日的情谊,帮忙赶着办完丧事,也让这个可怜的女人和孩子走好。


事情办完后,大儿子也没继续在家带着,直接出去外面,打工或者做生意,一直失去了联系,只是偶尔会寄钱回家。小儿子很早之前就在外面,也几乎不回家。


640.webp (11).jpg


6


原本热热闹闹的家里,转瞬之间就只剩老太太一个人,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老太太一夕之间就像是老了十多岁,那个强硬凶悍的婆婆再也找不到了。


她仿佛一夜间变成一个风烛残年的孤寡老人,村里的老一辈本就跟她不交好,因为这件事,就更是敬而远之,年轻的小媳妇,认定她就是那个逼死女人的恶婆婆,遇到她也是厌恶和嫌弃。


老太太自从这件事以后,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开始干一件事,就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候,靠着台阶在太阳下坐一个小时,日日如此,从不间断,这便也就是我后来每天都能够看到的坐在太阳下的老奶奶。


后来我去上学,因为在外地上学的原因,也总不回家,便也不知道家里发生过的事。有次寒假,爸爸晚上回家,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聊天,妈妈问,怎么样了,爸爸说,就这两天吧。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事,问问才知道是那个老奶奶去世了。


也才知道了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


有一天,这个老奶奶照旧静坐在台阶下,不知道为什么离她不远处的一个草房子好像一直在冒烟。


老奶奶腿脚不是很方便,蹒跚着走过去,听到里面有小孩子的哭声。当时正是农忙时候,各个家里几乎都是没什么大人的,老奶奶大声呼喊,也没有人过来,老奶奶无法,就直接冲进里面找孩子。


当附近的人看到火光四起奔过来的时候,老奶奶拖着一个孩子刚刚爬出来,人已经是迷糊不清了,村里的人急忙打了急救电话和火警电话,那场大火烟雾弥漫了许久。


老奶奶救出来了一个小女孩,但也因为那场大火,卧倒在床。


村子里面的人也因为这场大火对老奶奶态度有所改观,她卧倒在床的日子隔三差五就有乡里邻居送一些鸡蛋肉食过来,也有人自发过来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据妈妈说,那个时候的老人,温顺的再也找不到以前的恶婆婆的影子了,有时会躺在床上和小媳妇们絮絮叨叨。


偶尔说起以前的事,总是不停地念叨,要是当时我好好地,不瞎整出这些幺蛾子,壮自己身为婆婆的势头,那个乖巧的媳妇就不会吃药,那个小孙女也该嫁人了吧,我的重孙子也就这么大了吧。


老奶奶至死都未曾原谅自己,大火也毁了她本就孱弱的身体,没过多久也就驾鹤西去了。她的孩子匆匆赶来,也只能是为那个曾经蛮横而又可怜的老母亲掀上一抔黄土了。


时隔多时,再次走过那颓圮的泥墙,总是会想起一个瘦弱的老人,日复一日的忏悔与赎罪,像是墙头的苇草,在凛冽的狂风中,孤独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