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市纯典时代文化有限公司

清远市纯典时代文化有限公司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图书分类 > 小说
  1. 九州缥缈录(套装全6卷)
  2. 九州缥缈录(套装全6卷)
  3. 九州缥缈录(套装全6卷)
  4. 九州缥缈录(套装全6卷)

九州缥缈录(套装全6卷)

江南幻想史诗巨著,经典十年热血重铸。内含首次面世的画卷《干戈》 内容简介《九州缥缈录》是江南的幻想史诗巨著,共6卷。以虚构的“九州”世界为背景,徐徐展开一轴腥风血雨的乱世长卷。当这个世界就要崩溃,当星辰和阳光也熄灭,沉默已久的乱世之轮重新开始运转,乱世诸名将和未来的帝王们整备了盔甲,立起标志着各家徽记的大旗,去向不知结局的战场。其气势之磅礴、架构之宏大、想象力之丰富,堪称中国版《冰与火之

  1. 详细信息

江南幻想史诗巨著,经典十年热血重铸。内含首次面世的画卷《干戈》

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

 
内容简介

《九州缥缈录》是江南的幻想史诗巨著,共6卷。以虚构的“九州”世界为背景,徐徐展开一轴腥风血雨的乱世长卷。当这个世界就要崩溃,当星辰和阳光也熄灭,沉默已久的乱世之轮重新开始运转,乱世诸名将和未来的帝王们整备了盔甲,立起标志着各家徽记的大旗,去向不知结局的战场。其气势之磅礴、架构之宏大、想象力之丰富,堪称中国版《冰与火之歌》。

 《九州缥缈录》套装除了6卷本之外,还包含首次面世的九州军事画卷《九州缥缈录·干戈》。由江南联合著名画家蚂蚁倾力打造,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描绘了九州各国的军事状况、英雄人物与战争场面。印刷精美,极具收藏价值。 

作者简介

江南,巨蟹座,作家。多次作为中国青年作家代表参加国际书展。
创作过《此间的少年》《九州缥缈录》《上海堡垒》《龙族》等故事,

其中《龙族》单本销售量已经超过200万册,成为中国最畅销的小说之一。

目  录
 

《九州缥缈录Ⅰ 蛮荒》

楔子 狮子心 

第一章 蛮族之主 

第二章 世子 

第三章 青铜之血 

第四章 斩狼 

 

《九州缥缈录Ⅱ 苍云古齿》 

第一章  

第二章  

 

《九州缥缈录Ⅲ 天下名将》 

第三章 乱世之狮

第四章 初阵

第五章 军之王

第六章 神之使

第七章 殇阳血


《九州缥缈录Ⅳ 辰月之征》

第一章 小舟

第二章 无魂夜奔

第三章 虎之战

第四章 绝地

第五章 诸神君临

尾声


《九州缥缈录Ⅴ 一生之盟》

第一章 狼群之主

第二章 鹰之薨落

第三章 盈寸之翠

第四章 一生之盟

第五章 苍狼之旗

第六章 狂奴之血


《九州缥缈录Ⅵ 豹魂》

第一章 狐之忿怒

第二章 妖弓之箭

第三章 兄弟之伤

第四章 豹之魂


《九州缥缈录 干戈》

第一章 东陆军事

第二章 北陆军事

第三章


免费在线读
 

楔子 狮子心 

 

  阿苏勒把帐篷的帘子掀开一线,向西眺望。 

  西方落日,大地苍黄。 

  大人们都说阿苏勒是个很奇怪的孩子,不像一般的孩子那样喜欢跳羊骑马背着木制的小弓去草原上射雀儿,阿苏勒静得像是无风午后的海子,碧蓝色的清波荡漾。蛮族人管湖叫海子,因为湖是大海的儿子。阿苏勒总是静静地坐着,看着羊群如白色的云那样漫过山坡,看着篝火在夜空下一点点地升腾起来,最后化为冲天的烈焰,看月出日落,草长莺飞。

  那个被称为“狮子王”的男人游猎归来的时候总是带着烈马从阿苏勒的背后接近,一把把这个发呆的孩子掳上马背,大笑着说这么安静的孩子哪里会是草原未来的大君啊?你就像个等待勇士回家的小姑娘!我的任何女儿都能扮演抢你当新娘的勇士,说吧!你喜欢谁我就让谁来抢走你!


落日给白云镀上一层淡金色,云间有光如金缕一样迸射出来。风忽如其来,流云四散变化,雄狮、猛虎和巨龙在云中隐现,紧接着大群燃烧起来的骏马驰过浩瀚的天空,后面有苍红色的云涛追赶它们。

太阳终于落下了去,草原上黯淡起来。

诃伦帖围着阿苏勒忙碌,把一件铁环织成的链甲贴着小袄束在他身上,又在外面披上重锦的大袖,最后是御风的狐裘。她偶一抬头,忽然触到了阿苏勒的眼神。这是她见过的最清澈的眼睛,映着夕阳的颜色,瑰丽又宁静。

她犹豫了很久,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蛋。

她把一根白色豹尾束在了阿苏勒的手腕上,以红色的丝绳束好,打了一个死结,这才扳过他的头面向自己,凝视着他的眼睛,“世子,你要记住,无论有什么事,都不能解下这条豹尾。若是有人要害你,就举起手给他看。你是草原上未来的大君,天命的主宰,草原上任何人胆敢伤害你,盘鞑天神的刀都会从天而降,砍下他的头颅来。明白么?”

阿苏勒点了点头,垂眼看着地下。

他有心事,诃伦帖看了出来。这孩子瞒不住心事,心里所想的都在眼睛里映出来。虽然一直把他关在帐篷里,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早该有所察觉。昨夜要上战场的男人们围坐在火堆前弹着马鬃琴,雄浑苍凉的歌彻夜回荡在周围,这孩子又怎么可能听不见?

“姆妈,是因为我么?”孩子忽然问。

诃伦帖吃了一惊,紧紧拉住他的手,“不是,不是因为你,世子是个好孩子。”

“他们说九王的大军就要打到这里来了,草原上只有一个九王,那是我的叔叔吕豹隐。”阿苏勒依旧低着头,“他们还说死了很多的人,都是我们青阳的人杀的。”

诃伦帖心里涌起酸楚,这个孩子就是太聪明又太脆弱了,这样又怎么能活得长呢?

“世子不要胡思乱想,”诃伦帖为他整了整发髻,努力摆出一个笑容,“大人们的事情和世子没有关系,北都城的大君和我们主君都是喜欢世子的,世子是个好孩子。”

阿苏勒轻轻地摇头,“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是个没用的人。”

他又呆呆地望向帐篷外。偌大的营寨如此荒芜,彼此相连的帐篷间不见有人走动,放眼看不到一匹马,无人管束的羊啃着帐篷帘子,赭红色的狮子大旗在风里无力地颤着。诃伦帖不知再说些什么,她拔出腰里勾刃的小刀,在磨石上打磨起来。女人们都已经贴身带着刀了,把刀刃磨得雪亮。真颜部的女人们和男人一样性烈,敌人攻进营寨的时候,挥刀割开自己的喉咙,比活着受辱好。帐篷里被诃伦帖单调的磨刀声充斥着,阿苏勒默默地凝视刀锋上的冷光,低低地咳嗽了几声。

“冷了吧?天要黑了。”诃伦帖走了过去,想合上帘子。

帐篷外传来马嘶声。诃伦帖有些诧异,营寨里应该没有马剩下了。她看了出去,只见那匹瘦弱的翻毛母马立在帐篷外,腰里拴着葛袍的老妇人半跪在马腹边挤奶。她放下心来,走了出去。那是给阿苏勒供奶的母马,这个孩子的身体很差,晚饭前要饮一杯新鲜温热的马奶。

“哲甘,我来吧。”诃伦帖站在老妇人的背后,“你和其他人去帐篷里休息。”

“让我把奶挤完,主君有令说,只要我不死,就让我记得挤奶给他喝。”

哲甘的声音嘶哑虚弱,听得诃伦帖心里发凉。她看着哲甘花白的头发在褐色的老脸边颤着,揪着马奶的一双手无力地重复着,像是落水的人揪着最后的稻草。哲甘本来是个手脚极轻快的女人,家里养的母马产的奶最鲜最好,主君才会命令哲甘每天晚上供奶给世子。

可是自从开始打仗,哲甘的丈夫和四个儿子都死了,小儿子的尸体拖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半边,哲甘抱着他母狼一样哭嚎,整夜不绝。现在哲甘在这世上没有亲人,只剩下这匹老母马。

洁白的奶盛满了铜杯,哲甘佝偻着背,把马奶捧到诃伦帖手里。她仿佛抬不起头来,看也不看诃伦帖,转过去摸着马头,趴在马脖子上,双肩颤动着,像是哭泣,却又听不见一丝声音。

诃伦帖捧着马奶,迟疑着不敢离去。

哲甘紧紧地抱住马脖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她忽然转身猛地扑向了诃伦帖,夺过那只铜杯抛在地上。

洁白的马奶洒了一地。

“哲甘你这是做什么?”诃伦帖惊慌地大喊。

“我不要用我的马奶喂养青阳的狼崽子!他们青阳的人都是狼啊!他们杀了我的丈夫,杀了我的儿子,我还用我的马奶喂这些狼心狗肺的畜生!”哲甘像是变了一个人,她发疯地叫喊起来,眼睛红肿,满是泪水。

“宁愿杀了,我也不要喂他!”哲甘拔出腰背后的刀,不顾一切地在母马身上砍着。吃痛的母马长嘶一声,却不敢踢主人,拖着受伤的马腿闪避在一边。诃伦帖使劲抱住哲甘,可是哲甘的力量大得像牛。

“放开!放开!”哲甘嘶吼着,“你们不让我杀他,我杀自己的马,我杀它,我杀它,我杀自己的母马!”

女人们闻声都跑了出来。几个力量大的努力制住了哲甘,她挣扎不动,只能发疯地大吼,最后声音变成了嗓子里的呜咽。

诃伦帖看向帐篷那边,帘子的缝隙悄悄合上了。


诃伦帖持着一盏灯走进帐篷,外面的人已经散去。

孩子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腿。以往这时候诃伦帖都要上去把他拉起来,让他在床上睡,可此刻她有一种脱力的感觉,哲甘的嘶叫声回荡在她耳边,令她恍惚失神。

她贴着孩子坐下,把灯放在两人之间。

静了许久,诃伦帖低声道:“世子,真的不是你的错。”

“为什么我生在青阳呢?”

“跟你生在哪里没有关系。”

“我还记得哲甘的小儿子……他给我用草编过一只蜻蜓。”

诃伦帖想起那个脸色红润的大孩子,她抱紧自己的腿,把头埋在膝盖上。

“我还记得好多好多其他的人,他们都对我很好。虽然你们不让我出去,可是我知道,渐渐地我都看不见他们的脸了。他们没了。我想巴莫鲁,想看见他吹着竹哨带着他的红马从我帐篷前过,可是……”

巴莫鲁,诃伦帖害怕听见这个名字。她没有看见巴莫鲁的尸体,回来的只有那匹会跳舞的红马。诃伦帖二十四岁了,她想过要嫁给一个像巴莫鲁那样的牧民。而巴莫鲁总是骑在他的红马上,远远地对诃伦帖吹着他自己编的奇怪调子,而后露出雪白的牙齿笑。诃伦帖为他编了两根拴住靴子的皮带,现在还揣在她的怀里,再也没有机会送出去。

“我想过要是我是青阳的大君该多好,只要我说不打了,大家就都不打了。哲甘的儿子还会给我编蜻蜓,巴莫鲁带着他的红马……”

“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诃伦帖忽然喊了起来,使劲按住孩子的双肩,“够了!够了!你现在说了又有什么用?你不是青阳的大君,你只是个小孩子,你能做什么?你们青阳的铁骑现在就在战场上杀我们真颜部的人!你救得了谁?” 她低下头拼命地摇,咬着嘴唇不愿发出声音。眼泪划过了脸庞。

“不要再说了!我们又能怎么办呢?”她呜咽着抬起头,看见孩子小小的脸上满是泪水,他那么安静,又那么悲哀。

两人默默地相对,诃伦帖使劲把阿苏勒抱在怀里。

“姆妈,他们都去了,你不要离开我。”孩子也紧紧抱着她。